undefined

再也沒有比小說更有趣的了》/山崎豐子

其實我沒看過山崎豐子的作品,連日劇也只看過《白色巨塔》幾集,

在圖書館看到這本書的標題被吸引後拿下,發現是文體是對話集,而且還有跟松本清張對話,就決定借書

結果松本清張那段對談都高來高去……人家是大師嘛

不過還是有很多趣的地方,像是:

.山崎豐子覺得標題很重要,沒取好書名就無法動筆。(真的,我覺得山崎豐子的《華麗一族》、《白色巨塔》、《不毛之地》都取得很棒)

.小說題材占了50%的分數…

.松本清張大師:決定了題名後,小說結局的最後一行在腦袋浮起時,那便大功告成了。(大師果然是印稿機…我想了題名跟結局後,中間還是寫得很痛苦啊啊)

.素材會改變文體,山崎:寫《白色巨塔》的手術場面時,只寫著「手術刀!止血鉗!」是可行的,若寫成「手術刀閃著銳利的光芒」「紅色的血流個不停」「淡黃色的內臟跑出來」反而很奇怪。把手術用具的名稱啪啦啪啦列出來,才接近現實。碰到龐大的素材時,我對形容詞往往敬謝不敏,素材愈是龐大,愈是沉重,愈不想在文章中使用精巧的形容詞。我覺得一開始就懂得用簡潔文體的人真是天才。

  (真的!寫日本背景的題材時,我的文體也會不自覺得變得有點像翻譯體。)

.松本:擅長 鑽研文章技巧,造詞遣字非常精緻的作家大都是年輕人。人生經驗不夠豐富的年輕作家,文筆反而好得令人驚訝。(受到打擊嗚←文筆超爛又沒太多人生經驗。)

.松本:三島由紀夫及大江健三郎兩人原本並不具有國家主義或是激進反養主義的素質,他們兩人都是年紀輕輕就登上文壇,由於缺乏人生經驗,因此憑著天生的感性與才華寫小說,只是後來情非得已,跟著題材主義隨婆逐流,這種變化真是太極端了。兩人都是為了創作「小說」,而非鼓吹「意識形態」。(松本清張大師太一針見血了啊啊)

.松本:只知道孤芳自賞是不行的。為自己而寫的東西,若無法與讀者的共同感受、普遍性相通,也很糟糕。

.小說就是把虛構的事實,像真的一樣寫出來。
 
山崎:我筆下淨是些壞人,常有人問我是不是對壞人有偏好?其實不然,比起寫人生的美好憧憬,我更想要把人生的病痛處剖開來,動手術看看。
   石川:那是因為,追求邪惡,正是追求良善的姿態之一。
 
 
中後半的對談比較針對作品內容討論,沒讀作品的我看得有點吃力,不過可以感受到山崎豐子為了取材作的努力, 為了寫作採訪等等的,甚至五年沒收入只寫一部作品,山崎豐子也說失敗的話就完了呢。
 
對日本人看小說的「素養」也有一些討論,幾位大師都覺得日本人看小說的素養還有待加強、缺乏讀小說的訓練,鮮少人「把小說當小說來讀」,山崎豐子的作品因多取材自真實企業、情境,讀者都會自動將真實人物代入劇情,甚至覺得自己被影射大發脾氣。
 
其實,不管哪個地方的小說讀者都差不多呢。不過因一方面來說,之所以會被讀者自動代入,也是因為小說與真實世界連結緊密的關係吧,只有觸動到真實情感的東西才會被人接納(受爭議也是接納的一種吧)
 
 
 

 

創作者介紹

A CAT's BRAIN

ami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