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塞嘸強--!」


    芭樂才剛走進廁所,室友們就馬上聽見他的咒罵聲。


「馬的,剛剛誰上廁所的?沖都沖不掉!」芭樂氣呼呼地打開房門罵道。


小瓜無辜地歪頭,「昨天我進去就這樣了,兩間的馬桶都不通,我早上有寫

維修簿了,可是今天好像還沒來修。」


「……那你剛剛幹嘛不提醒我!臭死了。」


「你又沒說你要上廁所……」






芭樂一臉厭惡地走近窗邊呼氣,隨後抓了包面紙又要走出門。


「芭樂你要去哪?」小瓜斜著椅腳問道。


「去樓下上廁所啊。」


小瓜起身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這傢伙真的很愛黏我耶!連上廁所都要跟,難不成小瓜真的是……


「我要去樓下再寫一次維修簿,我的桌燈一直沒修好。」


「喔……」靠腰,想太多。



■ ■ ■  



小瓜還在寫維修簿時,芭樂已經上完廁所走到他身邊探頭。


「管理員根本沒有在看這本吧,你看,從十號就沒有管理員簽名維修完畢的記

錄了。」芭樂指著簿子道。


這棟男宿的管理員惡名昭彰已久,不但常拖遲維修,還會在白天時喝酒,調戲

女學生。並不是沒有同學上訴過,而是管理員有後台,似乎是教務長的親戚,所以

全部的惡行掩蓋下來。


「我的桌燈從這學期初就壞了……到現在一直沒來修。」


「靠,現在都期中考完了耶……」


「對啊,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自己去買燈管來換比較快……」小瓜無奈地寫再寫

一次維修簿。


寫完之後,兩人翻看著維修簿,發現有好多人都有類似的情況,因為沒修好所

以一寫再寫,有的人還在上面加注『速修!』、『請趕快處理!』等字樣,但管理

員沒看的話一樣是徒勞無功。


「哎,我看真的是去買燈管跟通樂比較實際……」


芭樂下了中肯結論,小瓜也同意,兩人要回去拿錢包出門買維修物品時,小瓜

卻發現在維修簿最新的那一頁上,他剛寫的維修項目後面,突然冒出一筆維修條目

,可是他剛剛寫的時候,明明後面是空白的啊?!


「芭樂芭樂,你看這邊!」


「……你剛剛不是寫在最後面那格嗎?!」而且剛剛兩個人一直站在這裡翻看

維修簿,怎麼可能後面還有人寫上維修條目?


而且仔細一看這筆報修項目,竟是用紅筆寫的。


日 期 報修人/室 報修項目
┼──────┼─────┼────────────────────┤
│ 五月十六日 │ D304 │ 三號床位的桌燈壞了,請來更換,謝謝 │
┼──────┼─────┼────────────────────┤
│ 五月十七日 │ D808 │ 電梯壞了 │



「十七日?小瓜……你剛剛寫錯日期了嗎?」


「沒有啊,今天是十六號沒錯喔。」小瓜看著電子錶確認道,「而且好奇怪喔

,我們剛剛才坐電梯下來,電梯沒有壞啊……?」


「……」芭樂突然有股毛毛的感覺,但他還是選擇一笑置之,「一定是我們

剛剛眼花沒看到啦,走啦,去買通樂吧!」





■ ■ ■  


隔天下午,同寢室的阿蕉沒來上資料結構課,大家回到宿舍後才知道他不是蹺

課,而是被困在電梯裡。


「電梯裡超熱的啦--而且按呼叫鈕都沒人回應,差點就要學電影爬天窗逃出

  去啦!」阿蕉氣憤地向室友們報告他下午的倒楣事,聽說他被救出來的時候脫到

  只剩條內褲,大家聽了都狂笑,只有小瓜跟芭樂面無表情地互看了一眼,考慮了

幾秒,他們還是決定跟大家說維修簿上的怪事。


大家聽了之後都不相信,一群人便走到一樓看看真假。


「哇,真的有耶……而且是用紅筆寫的……耶?可是這邊沒有紅筆啊,只有

一枝快斷水的原子筆。」


番茄摸了摸下巴,笑道「這是死亡筆記還是預言之書啊……」


「快看看有沒有新的啊--」


    大家翻到最新的那頁,上面果真又有一條紅筆寫的維修條目。   


日 期 報修人/室 報修項目
┼──────┼─────┼────────────────────┤
│ 五月十八日 │ D808 │ D304的日光燈壞了 │



「靠腰,D304不就我們那間嗎!」

「我的桌燈很早就壞了……」

「如果寫在上面會成真的話,那就撕掉不就好了。」阿蕉說到做到,在旁人

來不及阻止時,就把那頁維修單給撕了。


大家看著阿蕉笑著把維修單丟裡垃圾筒裡,沒人敢把心中相同的想法說出口。



■ ■ ■



翌日,D304的日光燈真的壞了,而且阿蕉的右手也骨折了。


雖然他都對外宣稱是從床上跌下來折到手,但同寢室的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


剛過十二點到十八日,日光燈閃爍不停,接著就全熄了。


當室內一片漆黑時,就聽到阿蕉的慘叫聲。



大家從醫院回來的第一件事,當然就是去看維修簿。


日 期 報修人/室 報修項目
┼──────┼─────┼────────────────────┤
│ 五月十八日 │ D808 │ D304的日光燈壞了 │
┼──────┼─────┼────────────────────┤
五月十八日 D808 手壞了



幾個大男孩你看我、我看你,全都不敢再亂說話。


只有小瓜轉了轉腦袋,開口道,「是誰住在D808啊?」

芭樂白了他一眼,「白痴喔,當然是『那個』啊!」


「喔……可是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報修填D808,可是報修項目都不是D808裡

的東西耶?」


大家突然覺得小瓜說得有道理,壞的全都是D808以外的東西……


「所以,會不會是D808裡的哪裡壞了,可是他自己沒辦法寫上來呢?」



■ ■ ■


在阿蕉右手還沒痊癒時,全案就宣告偵破。


在去年,這幢宿舍是女宿,所以D808當然也住女生。某天D808的電風扇壞了

,住在D808的女同學填維修簿。過了幾天,管理員醉醺醺地到D808修電扇,剛好

其它室友都出門上課了,隔壁房也沒人,只有她一個人在房裡。

神智不清的管理員就強暴了她,酒醒之後還惡質地恐嚇她不得將該事傳出,

說他的親戚是教務長,可以將她退學。

她身心受創又不敢說,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一時沒注意到信號燈就發生車

禍被撞死了。

後來管理員似乎有所顧忌,便把這幢宿舍改為男宿,想用陽氣鎮住什麼,而

且刻意不安排同學進住D808。然而這點卻是他的敗筆,他們在床板底下發現女學

生的日記,對照去年的維修簿再加上在床鋪旁採集到的毛髮,罪行定讞。


「把那傢伙關進牢裡真是大快人心!更重要的是現在這個管理員維修速度超

快的啦!」芭樂開心地道。


「對啊,我的桌燈都還沒寫維修簿它就好了耶!」小瓜也開心地道。


「呃……我覺得這可能不是『人為』維修好的……」





















    全站熱搜

    ami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