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小瓜與芭樂在上學期很不幸地被系上的劉大刀教授當掉一門

 資料庫,這學期的又有他的必修系統分析課,兩人下定決心要好好做報

 告,不願再成為刀下亡魂。


    於是在期中考,同組的兩人一同到圖書館找資料做報告。



「小瓜呆--你又遲到了啦!」芭樂站在圖書館門口,不耐煩地大叫

  ,而在圖書館一樓大廳讀書的同學因為被打擾而紛紛轉頭看他,可惜在門

外是無法可管的。


「呼--呼--對不起啦,學妹問我微積分的問題……」小瓜喘著氣

望向門口的大鐘,「圖、圖書館不是十二點才關門嗎?我們還有二個小時

可以找資料啊。」  


「幹!十點了喔?!我們只剩一個小時啦!」芭樂邊罵邊推著他進

  圖書館。


「耶?!為什麼剩一小時?明明就還有二……」


大聲反駁的小瓜看到圖書館內所有人的白眼後便噤聲低頭快步入內。


■ ■ ■



「為什麼你什麼事都不知道啊!?跟你在一起我真的會雖死喔我……」

正在找書的芭樂還不忘抱怨。


「我真的不知道啊,到底是什麼事啊?」與他背對背找資料小瓜仍是那

副招牌的小瓜呆表情呆愣地回道。


「期中考前雖然圖書館爆滿,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待超過十一點的。」


「唔……圖書館的人員趕下班嗎?」


「是女鬼啦!很有名啊,我們都叫她--圖書館的顏如玉,有人說她十一

  點一到就會在書櫃間飄來飄去……」


    「顏如玉!?那不就很漂亮囉?」小瓜興奮地道。


    「漂、漂個頭啦,會要你的命的女鬼你還敢說她漂亮啊!」芭樂轉身開玩

  笑似地掐住小瓜的頸子。


    「嗚嗚哇--」他被友人的動作嚇得哇哇大叫。


     圖書館內的人員隨即走到他們面前,面無表情地提醒道,「圖書館內禁止 

  喧鬧。」

     他們連忙道歉賠不是,但在圖書館員工離開之後兩人又開始小聲地埋怨對

  方。

    「你鬼都不怕了還怕人啊!叫這麼大聲……」

 
    「芭樂你手都會流手汗,溼溼冰冰的這樣一碰很可怕嘛……」

 
    「好啦,不玩了,只剩半小時可以找了……我去找跟管理有關的,你去找系

  統面的……十一點再到下面碰頭喔。」

 
     「好--」


     ■        ■        ■          
    

      

     「管理學……管理學……」芭樂從書架上拿下一本厚厚的管理學,同時意

  外地從書櫃上方的細縫瞥見對面有個穿著藍色衣服的身影。


      厚……小瓜這傢伙,躲在另外一排八成是想嚇我!


芭樂把手中的書放在一旁,笑著拿下與視線同高的那層書想叫那個穿著藍

色衣服站在另一排的人。


「小……唔!!」


眼前的情景讓他說不出話來,一雙白晰而透明的裸足浮在半空中,好似

一個人倒立行走般……




那腳踝緩緩旋轉向他,他完全不敢往下看,深怕又看到那天在籃球場上

看到的東西……


他轉身拔腿就跑,連原本預備要借的書都不管了,頭也不回地奔離圖書館。



■ ■ ■



「幹,你們兩個又見鬼了喔?要不要一起去安個太歲啊!團購有打折喔,

哈哈。」同寢的蕃茄大聲笑道。


「我沒有看到啦,是芭樂看到的!」


「……」從圖書館回來後就一言不發的芭樂默默地點頭。


原本在打電腦的阿蕉把電腦椅轉向他們,專業地道「圖書館的顏如玉嗎?

她蠻有名的,聽說是很久以前我們學校的一個學姐,因為被男朋友拋棄,所以就

在他們第一次認識的地方--圖書館的五樓跳樓自盡,從那之後就傳說她會穿著

  他男朋友最喜歡的淡藍色洋裝,在圖書館裡遊盪……啊,剛好就是小瓜你今天T

  恤的顏色!」


     「咦?真的嗎?那她怎麼沒來找我?」小瓜拉了拉自己的衣服,他天真的

  樣子就像問朋友怎麼沒來找他打籃球一樣。


     同寢的其它人用「被你打敗了」的眼神看著他,小瓜也不明就理地看著大家。


     芭樂此時才緩緩抬頭開口,「……她……是倒吊著的……」


     阿桃笑道,「啊就跳樓死的咩……頭當然在下面……」


     「喔,關於這點……聽說這對情侶常喜歡在圖書館玩躲貓貓,學姐會低頭

  把書櫃上的書拿開,看看對向的人的球鞋是不是他男朋友的……所以大家也都說

  學姐還一直在圖書館裡找他的男朋友……」


     「呃--還真是小情侶啊……哈哈。」蕃茄乾笑道。



     ■        ■        ■  




「沒、沒問題嗎……這樣做……」芭樂擔心地道。


「沒問題啦!而且你不覺得學姐很可憐嗎!一直找不到球鞋……」


「……」芭樂沒好氣地看著小瓜,「她是在找男朋友,不是在找鞋子……」


「喔,對厚,不過……她是認球鞋的不是嗎!?」


「這麼說也對啦……」大概是常跟小瓜相處,芭樂的邏輯推理也變得有點

  奇怪,認同了他的理由。


     「話說回來,這誰的鞋啊,這麼臭……」他們出門前隨手抓了雙鞋架上最

  舊、最破的鞋子,而這雙鞋子也是最臭的……


「應該是阿桃的吧……」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每天晚上都會聞到這股味道……」小瓜垂著頭道。


芭樂同情地看著他,宿舍是六人房,上鋪的床都是相連的,剛好小瓜的

頭是對上阿桃的腳……


「總之,就先放著吧……」芭樂把鞋子放在他幾天前撞見學姐的位子,並

合掌嘴裡碎碎唸著什麼。


而小瓜仍不改天真地道,「嗯,學姐,妳要早點找到這雙鞋喔!」



接著兩人找完資料,手抱著一大疊書離開圖書館。



當夜十一點,書櫃的夾層間走出一位長髮飄飄的女子,身穿淡藍色洋裝,

今夜她不再倒吊,看著那雙老舊的球鞋,慘淡的臉上卻露出可比顏如玉般美麗

的微笑。









--我終於找到你了。
   








    全站熱搜

    ami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